myHSR

隆新高铁项目重启,什么股票将会受惠

随著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表示有意重启隆新高铁项目,就是High Speed Rail(HSR),让这个耽搁了好多年的项目有望重见天日。

这个隆新高铁真是多灾多难,讲了那么久,谈了那么久,建立了那么久,但是离完工的目标却是遥遥无期,让想看到这个计划早日完成的人们都盼断了颈项。这个计划其实由来已久,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它的故事,现在就让我来为大家梳理一下这个计划的来龙去脉。

myHSR

高铁的历史

首先,让我们来回顾一下隆新高铁的历史。很多人以为隆新高铁是纳吉任相时期所提出的。但是其实时间可以推得更早。那就是在1998年,当吉隆坡机场快铁通车之后,拥有机场快铁公司一半股权的杨忠礼集团,就已经提议要建这个高铁。只是当时的首相是老马,可能是他觉得没有利益,所以拒绝了杨忠礼集团的建议。

然后在2006年当老马退位,由阿都拉做首相时,杨忠礼集团再次献议要建造隆新高铁的计划,当时杨忠礼集团说他们会到日本、德国和法国这些拥有高铁技术的国家去筹募建设资金,并建设一条连接吉隆坡和新加坡的标准高速铁路,当时预计所需要的建设成本只是80亿令吉,但是这些都因为经济原因而被阿都拉拒绝了。

只有到了2013年,当时的大马首相纳吉有一次跟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面,在那次会面后,纳吉同意最迟在2020年建立一条总长度大约为350公里的高速铁路,以便让往返新加坡和吉隆坡之间的时间缩短到90分钟。

2015年, 新加坡方面就已经开始行动,他们宣布征用裕廊乡村俱乐部所在地段,要用来兴建隆新高铁的新加坡终点站。

2016年,新加坡交通部长许文远,跟当时掌管经济策划局的大马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在李显龙总理和纳吉首相的见证下,签署了隆新高铁谅解备忘录。根据当时估计,项目会在两年后,也就是2018年动工,最迟2026年12月31日通车。

2017年,新加坡政府宣布征用莱佛士乡村俱乐部所在地段,兴建新隆高铁等交通相关设施。全长350公里的新隆高铁将以吉隆坡和新加坡的裕廊东为终点站,中途停靠布城、森美兰芙蓉市、马六甲爱极乐、柔佛麻坡、峇株巴辖和依斯干达公主城,并且有新隆快速直达线、新柔接驳线和大马国内线。

2018年,大马政治变天,政党第一次经历政权轮替,从新担任首相的马哈迪指新隆高铁对大马无益,高铁的建造只会让大马浪费许多钱,却不会获得利益,所以宣布终止隆新高铁计划。

过后,马新两国又同意,不终止隆高铁计划,只是把它展延到2020年5月31日。而这个展延是有代价的,就是大马必须为展延计划赔偿新加坡1500万新元,接下来还要赔付3.2亿令吉。

马哈迪在90年代当杨忠礼集团建议要建隆新高铁时,就断然拒绝,然后在2018年,从新担任首相后,第一件事就是马上终止已经在进行中的隆新高铁的建设,老马对这个项目这么反感,到底是为什么,居心何在,真的令人难以理解。

有人说,老马一直以来都非常聪明地用他的言辞和宣传来愚弄人民。在高铁计划里,他只强调成本太高,却不展示它对大马可能带来的好处。而他不同意这个项目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这个计划没有让他和他的亲信们得到利益,所以他不想要。你认为是不是这样呢?

2020年, 大马又换首相,当时的首相慕尤丁决定放弃与新加坡一起兴建隆新高铁的计划,反而准备独自完成大马境内的高铁建设,并且将终点站从原本的新加坡改成柔佛新山。大马也准备赔偿新加坡3亿2千万令吉的违约金。

2021年,慕尤丁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表联合声明,宣布两国政府无法针对大马政府提出的修改建议达成共识,隆新高铁协议因此失效。就此,隆新高铁计划就胎死腹中了。

但是到了2023年,在安华担任大马最新的首相后,隆新高铁计划又开始看到了曙光。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表示有意重启隆新高铁项目,他说只要政府点头,然后跟新加坡取得共识,这个计划就可以重新启动了。陛下还主张在路线上作出些许的调整,让高铁可以经过森林城市,以便带动那边的经济。

成本已经高涨

在2006年,当杨忠礼集团建议给政府要建造这个隆新高铁时,当时的成本只是80亿令吉,然后在纳吉时所预算出来的造价,已经是飙涨到720亿令吉。而随着工程的走走停停,如今这个成本预计要超过1000亿令吉才可能完成。

1000亿令吉可是一笔非常巨额的资金。那如果高铁顺利的建设完毕,开始启用之后,它要多久时间才能够拿回所投资的1000亿令吉呢?

我们可以将这个与KTM ETS的乘客量进行一个比较。KTM ETS每年的客流量都没有超过500万人次。假设隆新高铁开通后,每年会承载500万乘客。如果乘坐隆新高铁的单程费用是每人500令吉,那高铁的年收入就是25亿令吉。就是建造这个高铁,要40年才能回本,这样的报酬率值得投资吗?

而且很多人也可能不会搭乘高铁的。如果可以选择,他们可能更会选择搭乘从新山到吉隆坡的KTM ETS,甚至搭乘巴士。或者甚至选择搭乘亚航。1000亿是一大笔钱。需要长达40年才能收支平衡。在接下来的40年里,我们、我们的儿子和后代可能需要支付更多的税款来支付国家的这个开支。

所以建造这个隆新高铁,也不是所有人都赞同的。有些人反对的另一个理由,是因为他们认为隆新高铁只是载客,并没有载货,而大马的客流量有限,并不能为经济带来多大的效益。隆新高铁需要跟飞机、双轨火车、私人汽车、长途巴士等各种不懂的交通去抢乘客,能吃到的蛋糕并不大。而高铁的建造成本巨大,高铁的维持和营运成本也不会小,所以要回本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也许大马政府也看到了这个庞大的开销并不怎么划算,所以政府虽然考虑愿意重启高铁项目,但是却不会为这个项目买单,就是政府不会提供资金支持建造这条铁路,而是让私人界自己筹募资金,自己对这个项目进行投资。

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的意思也是跟政府差不多的,就是陛下也是建议这个计划可以通过私人融资来进行。就是政府可以向承包商支付30年租赁期的运营费用,以便让他们收回成本,然后才来接管高铁的所有权。

多家公司感兴趣

而对于这个项目,也的确是有很多公司是对它很感兴趣的。

据说,已经有30家企业提交了购买信息征询书(RFI)文件, Request for Information的文件。 RFI就是从潜在供应商收集有关商品或服务信息的正式过程。RFI的编写目的是由客户编写并发送给潜在供应商。它的目的通常是要缩小潜在供应商的候选名单。

RFI 过后,就会进入RFP(Request for Proposal), 就是进入征求建议书阶段。建议书里通常就会包含高铁结构、潜在成本、征地,车站,和施工时间表等等。

可能受惠的公司

在隆新高铁有望从新启动的消息发布后,就有很多投资者对于哪一些上市公司会从这个项目得益感兴趣,大家都想趁着工程还没有颁布之前,赶在众人面前先行押注在这家公司上面,以便在宣布谁获得这个项目工程的时候,就会带动股价上涨,而他们如果押对宝,就可以从中获利了。

那根据大马股市分析员的分析指出,有望获得工程的公司就包括了,杨忠礼机构YTL、MMC机构、WCT控股,马资源MRCB、成功置地BJLAND,马来亚洋灰MCEMENT,和HSS工程HSSEB。

尤其是杨忠礼机构YTL中选的呼声更是高过其他竞标者,这是因为YTL在2008年至2009年有开展过隆新高铁项目,并在2018年被指定为高铁南边项目的合作伙伴,所以它对于高铁的项目是最有经验的。

而YTL和YTLPower最近也有很多的利好消息,它们的股票走势也是非常的强劲,股价已经上涨了许多。

另两只可能受惠的股票就是吉隆坡甲洞 KLK,和UEM阳光(UEMS)。 因为如果隆新高铁计划重启,而之前计划的路线没有更改的话,其中一个站点就在KLK占地500英亩的Gerbang Nusa Jaya旁边,这个地方KLK跟UEM阳光(UEMS)有一起联营发展房地产的项目。而KLK在柔佛古来的另一的站点也是有发展项目,所以高铁一启动,KLK就有两个地点会受惠。

至于钢铁股可能也会在这个项目中给喷到,因为据估计,建造高铁每公里需要用到700吨的铁,所以大量钢铁的消耗,可能就会让钢铁股的业绩暴涨了。但是投资者还是不要冲动的马上就进场抢购钢铁股,因为可能工程会让中国公司标到,然后承包,那么中国公司比较会向中国进口钢铁,而不是跟本地拿货。除非是大马政府要求所有钢铁都必须向本地厂家购买,那本地才有机会从中受益。

讲了这么多的高铁概念股,当中你会看好那一只呢?当然,在这里讲的股票,并没有任何的股票买卖建议,只是存粹的分享而已。

InfraCo、AssetsCo和OpCo

至于隆新高铁要启动,也不是说想启动就启动的,其实还有其他方面需要做出考量。因为这个项目之前已经启动过两次,又搁置了两次,让新加坡那一边觉得是被大马给玩弄了。所以如果要启动,还得要新加坡同时赞成才可以。而新加坡会不会已经害怕了狼来了的故事而不配合呢,这个就要看新加坡政府怎么做了。

另外,这个计划和它的商业模式其实是有涉及到三方的,就是基础设施承建公司(InfraCo)、列车资产管理公司(AssetsCo)和列车服务营运公司(OpCo)。

在企业结构的背景下,InfraCo、AssetsCo和OpCo代表具有特定角色和责任的不同实体。

InfraCo(基础设施公司):

InfraCo是“基础设施公司”的简称,通常指的是大型组织内的一个子公司,这个子公司会负责拥有和管理运营所需的基础设施。这些资产可以是发电厂,管道,数据中心,和电信网络的各种物理资产。InfraCo通常通过向组织的其他部门,特别是运营公司(OpCo),出租或收取使用费来产生收入。

AssetsCo(列车资产管理公司):

AssetsCo是指一个更广泛的实体,当中涵盖不同类型的资产,不仅仅是基础设施。还可能包括知识产权、金融资产,甚至是子公司本身。AssetsCo主要是负责管理高铁资产、包括列车,电力和信号系统的设计,建造,融资,与维修。

OpCo(列车服务营运公司):

OpCo是“运营公司”的简称,代表通过其日常运营产生收入和利润的核心业务单元。它通常利用由InfraCo或AssetsCo提供的基础设施和其他资产来提供他们的产品或服务。OpCo专注于优化他们的运营效率和盈利能力,同时依赖其他实体进行资产管理和潜在融资。

必须强调的是,隆新高铁这个项目被搁置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大马拒绝新加坡要联合投标的列车资产管理公司。当时国盟政府希望大約95%的軌道是由大马決定,不要新加坡插手,而新加坡并不妥协,所以无法达成共识。现在安华担任首相了,他会同意联合投标的这个AssetsCo吗?

个人觉得,其实恢复高铁项目是必须的,因为这将使乘客在吉隆坡和新加坡之间的来往时间缩小到只需要两个半小时,包括实际的90分钟火车旅程,和每个国家估计的15分钟入境检查,以及城市中心和高铁站之间的15分钟换乘时间。

这与使用飞机需要4.2小时、搭巴士要6.5小时和坐KTM城际铁路服务需要9.5小时相比的话,确实是最快的方法。

那在之前说过,大马政府在搁置了隆新高铁计划后,必须赔偿新加坡3.2亿令吉的金额。有很多人说,这个赔偿金赔得非常的不值得,因为赔太多了。但是对新加坡来说,这也不是一笔意外之财,他们其实更希望隆新高铁的项目可以继续完成,而不会想要这个赔偿金。

因为他们已经在土地收购、准备工作以及在陆路交通管理局组建大型团队上花费了相当多的资金。据说,新加坡政府已为新隆高铁项目投入超过2亿7000万新加坡元的资金,而他们对大马在这个项目上反复无常而浪费了如此多的资金感到非常不满。

高铁项目路途非常的坎坷,由纳吉开始谈判的,然后被老马喊停,然后由慕尤丁延长了暂停,沙比里继续搁置,到了安华才开始又想重启,经过这么多个首相轮替,磕磕绊绊的,也不知道隆新高铁何时才能完成。

不久前,还有大马公民哈达三努里为了这件事入禀法庭,起诉大马第7任首相马哈迪和第8任首相慕尤丁,在他们任内展延和取消隆新高铁计划,导致大马需要对新加坡作出赔偿。哈达在它的起诉书里还要求他们必须赔偿每个大马公民100万令吉。

哇,如果起诉成功,那么我们每个人就会无端端多了100万令吉,每个人都是百万富翁了,多么美好啊。但是这个起诉很难成功,只能听听就好。

那隆新高铁目前的情况是怎样呢?因为这个项目并不是一个新项目,而是在之前就已经在进行,然后中断,所以其实在新柔地方,有些高铁系统建设工程都已经进行到一半了。在新加坡方面,整体铁路设施和海上高架桥的工程都已完成约50%,至于马来西亚范围的建设工程,也已经完成了大约36%。

据说,老马喊停这个项目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他觉得项目的成本,大部分是由大马承担,然后在建成通车后,大马跟新加坡应该得到的收费分配,老马也是不满意,认为大马应该拿更多,在老马不愿意让步之下,计划被迫暂停了。

新加坡的进展

对于这一点,新加坡也是很不满意的。新跃大学经济系高级讲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指出,虽然大部分的高铁路段建在大马境内,但高铁所经国的大多数路线,它的土地都是荒山野岭,所以土地价值方面会比新加坡低很多。

反观新加坡兴建高铁路段的土地,有好一部分必须要以高价征用收购得来,因此他认为两国所应分得的收费不应该只按高铁路段来决定。当然各有各的理由,这个也是需要谈妥了,高铁重启才有希望。

对新加坡来说,重启这个计划是没有问题的,他们随时都准备好了,而且新加坡的规则清晰明了,所有人的财产权都可以得到百分之百的保障。

但是在大马,有些人认为利益的分配才是至关重要的,而为人民谋福利反而是次要。而且很多时候利益的分配都要有土著的份额在里面。就是有些议员还认为如果隆新高铁要重启,当中应该通过一项法律,就是规定高铁的51%必股份应该由土著所持有,他们还认为这是个合情合理的要求,你觉得合理吗?

不要错过
任何文章!

我们不发送垃圾邮件!你可以阅读我们的隐私政策以获取更多信息。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